盒子直播app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苏轻雪道:“两件事,第一件,我打算延后‘登基大典’。

等解决了这次奥法神域和撒旦远征军的危机,让全天下彻底心服口服,再称帝也不迟”。

“没问题,确实该如此,拿出点政绩和军功,也好方便获取信仰之力”,叶帆点头。

苏轻雪微笑点头。

“第二件事,晚晴有事找,想叫我约个时间”。

“晚晴?哪个晚晴?”

“姬晚晴”。

“这丫头干嘛?这么生分?要见我随时来不就行了,我去找她也行啊”,叶帆纳闷。

“这不是贵人事多么?”苏轻雪戏谑道。

叶帆叹了口气,心里有点不安,说:“那我现在去找她吧,这丫头一般不麻烦人,特意找我肯定有要紧事”。

“不急,我已经让她过来了,在来的路上了。

马尾清新女孩甜美笑容黄昏唯美写真

另外云瑶、薇薇和艾儿她们也会过来”,苏轻雪说。

叶帆一听,心里疑惑到底什么情况,姬晚晴难道有重大事情宣布?

“老婆,晚晴难不成要结婚了?”

“什么脑回路?”苏轻雪无语。

叶帆讪讪笑了笑,“这么隆重,我就瞎猜猜么”。

“等下就知道了”,苏轻雪摇了摇头。

“对了,咱闺女呢?怎么我没看到她啊,不在长老院这边?”叶帆问。

“她太闹腾了,有她在,我工作效率都降低很多。

所以送她回妈那儿去了,还是让她跟胖虎它们去玩吧”,苏轻雪有些无奈。

叶帆看了看堆积如山的文件,理解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还是打算聊完了事情,回去看看团团,怪想念的。

“跟风笑天切磋,结果怎么样?”苏轻雪好似随意地问。

“还行吧,不过他的法则太无赖,正面没法打……”叶帆摇头。

“不是能看穿法则么?”

“是啊……我的无双法则,确实能看穿各种法则。

但有些法则,就算我看穿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就好像,一样东西放远了会变小,拉近就会变大。

客观存在的东西,也很难去影响到它们。

对付那些比较取巧的法则,我的无双会比较有优势。

但对于风笑天那种法则……我其实看不看穿,没多大区别。

就好像我能抵消姬轩辕的无上法则,但并不代表,我能让他的剑意威力消失。

说到底,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也就只能拼硬实力了”,叶帆苦笑道。

“这么神奇?他什么法则?”苏轻雪也勾起了兴趣。

叶帆也不方便嘴上说,用传音的方式,跟苏轻雪交待了一下。

苏轻雪听完,脸蛋就红了红,啐了一声:“真是符合他的形象,难怪这么不愿意用出来,估计用完还让替他保密吧?”

“倒也没让我保密,可我还真不好意思到处去说”,叶帆哈哈一笑。

“什么事啊,聊得这么开心?”

凌雨薇和楚云瑶走了进来,询问两人在说什么。

“在说风笑天的新婚趣事”,苏轻雪立刻说道。

女人显然不打算,让风笑天的法则,泄露给更多人,哪怕是自己家人。

叶帆自然也没意见,便简单应付了过去。

“主人!奴婢好想!”

没多久,烛光也跑了进来,飞扑进叶帆怀里。

叶帆下意识地一把抱住了女人。

结果,稳稳被叶帆接住后,烛光的脸上,却失去了笑容。

她幽幽叹了口气,很是失望地转身走开了。

叶帆一脸哭笑不得,这才意识到,烛光期待的,是他故意让开,让她扑个空,或者直接一脚把她踢开……

对她好点,抱抱她,反而就觉得没劲了。

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红色兜帽斗篷的女人,终于走了进来。

摘下兜帽,露出张完美的女性容颜,正是姬晚晴。

“来啦,坐吧”,苏轻雪笑道。

姬晚晴点点头,目光有些深意地打量了下叶帆。

“晚晴,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叶帆笑着问。

“路西法,别来无恙?”

叶帆脸色顿时一变,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是末日?!”

叶帆就说,怎么突然感觉姬晚晴气质有些不同了,也察觉不出什么修为。

苏轻雪解释道:“一个多月前,晚晴来找我,说末日联系了她。

她们之间还是有特殊的联系,之前位面不同,所以断开了。

但现在同处一个位面后,又联系上了。

末日从晚晴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然后就想来见个面聊聊。

只不过那时候刚好在忙,我就让末日等等,我估计也是这几日会回来……”

叶帆瞬间感觉,有无数思绪,在脑海里闪过。

当初在地球上跟末日法王各种斗智斗勇,最后搞得世界大战。

后来在太素位面,又因为叶晚晴的关系,两人在关系上变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当时一别,还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了。

白驹过隙。

转眼之间,其实在地球上的那种仇恨,恩怨,早已经烟消云散。

甚至,恍惚中,叶帆竟然还有一种遇见“老熟人”的亲切感。

这末日法王,对他而言,就如同记忆相册里,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记载了太多宝贵的回忆。

顾卿默默进来,给众人上了茶水。

对屋子里诡异的气氛,有些云里雾里。

顾卿感觉有点不安,上完茶水就赶紧退了出去。

安静了好一会儿,末日才先笑着开口:“路西法……现在彻底改成叫剑神了?”

叶帆皱眉,“叫我叶帆就好”。

“还是叫剑神吧,我们应该也不是直呼姓名的关系”,末日说道。

“呵……”叶帆冷笑了声,“也对。”

“洪荒所在的那个太素位面,被并入了太始,真是的手笔?”末日问道。

“算是吧”,叶帆道:“我以为在那次灾难里已经没了”。

“确实遇到了些危机,但有方舟,我可以平安渡过那次危机”。

“所以想说,不欠我人情,因为没我,也能获救”。

“可以这样理解”,末日点头。

叶帆无所谓地笑了笑,“那找我干嘛?现在应该叫……末日法神?奥法神域新的法神,就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