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免费直播黄色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此刻,我心里也忽然地明白了庄晴为什么要把我和晨晨爱的事情告诉瞿锦了:她是担心瞿锦在和田中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后再来找我。现在看来,庄晴确实是真心希望我能够找到一个我真正喜欢的人,更希望我能够从此过上正常的生活。

这就是友谊。庄晴的内心里面对我的情感完全已经上升到了纯真的友谊上面。此刻,我真切地、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我的心里不禁对她充满着感激,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后庄晴如果有任何困难,我都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帮助她。

我急忙地对瞿锦说:“哪个男人又没有过去呢?更何况他还是日本人。应该知道,在日本人的骨子里面,有些东西就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瞿锦,他为了而愿意去改变,甚至把他自己过去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这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说明他是从内心里面真正在喜欢。说是吧?”

她说:“这倒是。”

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所以啊,我觉得应该珍惜他对的这份真情才是。说实话,我和田中一雄也算是认识了好几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到他对别的女人像对那样的好。可以这样讲,在他遇见之前,他对别的女人都是不带任何感情的。”

她即刻就问了我一句:“冯大哥,们男人都是像那样荒唐吗?”

我心里很是尴尬,“也不一定都是那样吧。我们都是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而且还有各种说不得的情况。瞿锦,我觉得只需要把握一点就可以了,那就是田中对是不是真心喜欢,如果是,那我就觉得不需要再犹豫了。”

她说:“那我怎么知道啊?”

我顿时哭笑不得,“可是女人呢,女人往往都是比较敏感的。他对是不是真心好,完全应该感觉得到。”

她沉默了一小会儿,“好像说的很对。冯大哥,我祝幸福。”

我说:“我也希望幸福。”

黑色冷酷小女人

她说:“我明天到江南来,我们一起吃顿饭好么?不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还有田中和晨晨。”

她居然把田中和晨晨放到了一起,这让我听了后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我知道她这是无意之言,说的就是那样一个意思。这其实还是因为我太在乎晨晨了,所以才会在心里产生出那样一种不舒服的想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当然不好拒绝了,我说:“那好吧,我和晨晨请们俩吃饭。明天我通知地方。”

本来我是准备第二天去林育那里的,现在看来只好暂时把此事放一放了。

当天晚上我回到了省城,在回去的路上我给晨晨打了个电话,“周末了,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她很高兴的声音,“我要吃火锅。”

我笑道:“行。我们去找一家最好吃的火锅。”

她说:“我知道一家,先来接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吧。”

我即刻就让小隋直接把车开到了她现在的单位,就是那所省重点小学的大门外边。到了火锅店外边后我让小隋回去了。现在我这可是在谈爱,带着驾驶员当然不方便,更是一种煞风景。

这家火锅店的味道确实不错。在吃饭的时候我把明天准备请瞿锦和田中吃饭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很诧异,“瞿锦和日本人好上了?”

于是我就把自己在日本的时候带着瞿锦去田中那里吃饭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听了后脸色顿时就变了,“其实她很喜欢的,也喜欢她的,是吧?”

我急忙地道:“我没有喜欢她啊,她也不可能喜欢我的,不然的话她和田中不可能那么快就好上了。晨晨,怎么这么敏感呢?”

她愧疚地看了我一眼,“对不起,我刚才忽然有些害怕了。”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下子高兴和激动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她很在乎我的一种表现啊。我柔声地对她说道:“晨晨,我对讲过,从此以后我要全身心地对好,从此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了。我向保证。”

她说:“我相信。好吧,我们明天请他们俩吃饭,其实我也很想再次见到瞿锦。她居然和一个日本人好上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好奇怪。”

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微微地笑着问她道:“这有什么奇怪的?”

她摇头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很奇怪,可能是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吧?”

我禁不住就笑,“这其实就是缘分。以前我也想不到我们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呢。晨晨,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幸福。真的。”

她看着我,“真的?”

我看着她,很认真地点头,“真的。”

她的脸红了一下,随口就说道:“以前对别的女人也都是像这样甜言蜜语的吧……”说到这里,她的神色顿时就变得慌乱起来,“对,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的话。我是无心的,别介意。”

刚才,我听到她那样的话之后心里顿时尴尬起来,而且同时也即刻地就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她对我的过去还是不能释怀,而且现在她的心里依然是那么的敏感。她这样的心境必将会对我们今后的感情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但是我随即就想明白了,作为女孩子,她不可能一下子忘掉我的过去,更不可能真正不在乎我过去所做过的那些事情。问题的关键不在我曾经有过两次婚姻上,而在于我与那么多女性的交往。

现在,我顿时有些后悔不该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可是我随即又想,如果我真的喜欢她,真的要和她永远在一起的话,那就不应该把自己的过去向她隐瞒。只有她真正接受和原谅我的过去,我们今后的生活才会长久。

我看着她,柔声地说道:“晨晨,我不会怪。过去的那些事情都是我自己做下的,我现在虽然很后悔,但是却必须认真去反思自己的过去。

我对说过,如果真的不能接受和原谅我过去的那一切,随时可以离开,我也绝不会怪,这都是我自己曾经干下那些事情所应该得到的报应。

虽然我真的很喜欢,但是我不能够强迫非得要原谅我。

晨晨,我说的是真话。如今我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是当父亲的人,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做事冲动,更不会因为感情失败而冲动。

这一点尽可放心。”